繁盛的锦尾猫-铁

什么时候能有一把╯▂╰

无名的EA

也许有中下

小学生文笔,ooc慎入

私设艾吉奥不能长时间使用鹰眼,圣殿已经找到一件可以编织幻境的圣器(用来搞事情,结果玩脱了)

谁能给我推荐一个活跃的ea群QAQ(虽然我不太活跃)

祝使用愉快。

(上)

西下的太阳用最后一缕光点燃了云翳,天空像是烧了起来,一片火红。远山上的古堡淡成了一个黑点,在霞光中几乎看不清。

不知是何处飞来的鸟儿盘旋而上,穿入云中,又带着千钧之势急速俯冲下来,风吹起了它的羽翼。

那是一只鹰!

来不及多想,几乎是迷了路的艾吉奥朝着那只鹰的方向跑去。

越发越浓密的树枝让艾吉奥放弃了他的白色骏马,现在又逼着他放弃了走路。为了跟上同盟者的步伐,艾吉奥只能爬上参天的古木。

绯红的轻云似乎只手可揽,远处是一望不到尽头的茫茫林海,天空渐渐的染上了一层暮色,似乎是暗了下来。

无暇欣赏这里的景色,艾吉奥现在必须找到一条通向圣殿骑士的据点的道路。

他现在依稀能瞥见在天穹与山的相接处古堡黑色的剪影。

天知道圣殿骑士是怎样在这荒芜人烟的地方修出这玩意儿的,没有道路,没有补给……

除非……他们已经找到了那个东西……

艾吉奥莫名的感到一阵心慌。

他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祷着消失的盟友再次出现。

他要没有时间了。

暮色越来越浓,古堡也几乎要消失不见,唯一的线索是远处那微弱到似乎要熄灭的灯光。

该怎么办?是冒着迷路的风险在黑夜中独自探索,还是等待着盟友的引领?

艾吉奥不知道。

任何一个选择都带着极大的风险,而他,经不起那个失败。

怎么办?

有人替他进行了回答。

在茫茫的暮色中,一点火光闪现,紧接着火光伴随着浓烟冲天而起,几乎点亮了半个天际。

该死!那是什么?!

圣殿的据点紧邻着大片大片的森林,这把火,说不定会将它全部点着。介时,整个森林都将成为一片火海,没有谁可以逃脱被烧死的命运。

该死的圣殿!

艾吉奥咒骂着。

他太清楚了,火燃烧的速度远远地快于他在树上穿梭的速度,而附近也没有能使他安全的水源,也就是说----------

他可能要死在这里。

但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他的意料。

他看见那只鹰突然闪现在天空之中,他很确定,是在那一瞬间闪现出来,而不是穿越云层,出现在他的视野当中。这只鹰似乎并不是之前的那一只,它的爪子被火光映成橘红,但仍能看见不明显的金属光泽。

这太奇怪了。

艾吉奥决定无视长辈的告诫,使用了鹰眼。

一瞬间,视野变开阔了起来,眼前哪是什么莽莽林海,那分明是一片湖!

大火仍然肆虐的燃烧,通向湖畔的桥也已被烧毁,只留下断裂的木桩和一些圣殿的尸体,一片猩红在水面上散开。

鹰还盘旋在空中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一般。

事情转折的太快,艾吉奥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冲击。

绕了几圈也没有找到的城堡,突然出现的奇怪的鹰以及不知为何出现的湖水……

这一切都昭示着一件事--------圣殿不仅找到了先行者的遗留物,还学会了如何去使用它。

    自己之前恐怕是在先行者的遗留物编织的幻境中迷了路。

该死!

艾吉奥闭上疲乏的双眼,一点点的捋着思路。

谁放了这把火?又是谁杀死了这些圣殿?

他不知道。

或许他需要一个答案。

暂时不知道取啥名字 EA

1)试阅读,可能是长篇,有人看我就写,高中狗,要写可能两周一篇。

2)小学生文笔,不喜误入

3)ooc预警

4)欢迎提出建议

5)接受以上几点,就可以放心食用了,祝使用愉快。

第一章

    熟悉的钟声再次敲响,惊起的白鸽四散开来,像晨风一样,散的无影无踪。

艾吉奥已经听了很多遍了,他太熟悉这个梦了——这个翻来覆去作了很多次的梦。

不出所料,一个白色的幽灵般身影灵敏的爬上了教堂的钟楼,那人静静地站立在楼顶,风吹起他的衣角,上下翻动,不知过了多久,那人突然纵身一跃,像展翅的雄鹰,跃下钟楼。

信仰之跃!

艾吉奥不由得在心里再次发出感慨,他再次想起了那个父亲情有独钟古代的神秘刺客组织,和游走于光明与黑暗之中刺客。

但这很奇怪,他怎么会梦到一个销声匿迹近百年神秘刺客组织?

 

明亮的月亮缓缓升上了钴蓝色的天际,风向正好,没有传来一丝亚诺河的腥臭味。

艾吉奥站在圣斯特凡诺教堂的顶上,感受着徐徐的凉风,不知为何他莫名的感到心安。

站了一会儿,艾吉奥用锐利的眼神打量着教堂下面的街区,随后吹出一声低沉却尖锐的哨音,然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伙伴出现,四散在教堂之下。

艾吉奥像猫一般灵敏的踩到教堂的门廊上,随后纵身一跃,与以往相比似乎有什么不同,但待到稳稳的落到伙伴之间,回头一看,却什么都没有。

暂时按下心中的疑惑,艾吉奥聚集起他的伙伴,他还有事情要做呢。

 

绑着绷带,艾吉奥有些郁闷的和哥哥费德里克站在街巷。

他有一点后悔和帕齐家族打了一架,不然现在他就应该安安稳稳的在温暖的床上了,而不是在清冷的月夜,迎着寒风站立,准备和哥哥比赛。

没有时间后悔了。

“很好,小乌龟——跑!”

艾吉奥看见弗德里克迅速的迈开步子,像蜥蜴一样灵活的爬上一堵粗灰泥强。

艾吉奥也不甘示弱,灵敏的爬上了房顶,但他已经落后了,他看见哥哥纵身一跃,跨过漆黑的虚空,轻巧的像一只猫,落在灰顶的房屋上。他又向前跑了几步,静静地等着艾吉奥。

艾吉奥看了看自己脚下近八层楼的深渊,不由得心生畏惧,但他并不想就此认输,他宁死也不愿意想向哥哥认输,他鼓足勇气,分力越出。

不知为何,并没有想象中的恐惧,睁开双眼,有那么一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,回过神来,自己已经落在屋顶上了。

他看见哥哥似乎嘲讽似的笑了笑。

“我的弟弟啊!你还有很多要学的。”费德里克再次迈开步伐,化作一道阴影,像风一样穿过屋顶和烟囱。

艾吉奥也跑了起来,他不能认输,他想要战胜哥哥。

他四下张望,寻找着捷径,天主圣三大殿高高的塔楼耸立在他的前方,很好,他可以……

一道白色的如鬼魅般的身影出现在艾吉奥的视野里,快的像一阵风,这道身影灵敏的跨过房顶,很快超过了艾吉奥。

这道身影他太熟悉了!

来不及思考梦里的事物为何会出现在现实之中,艾吉奥下意识的追了上去。

耳边风声呼呼作响,眼前的景物迅速变换,唯有眼前一点白色始终在视线里。

离着白色的身影越来越近,眼看着要追上了,倏然间白色的身影从高楼上一跃而下,消失不见。

艾吉奥失望的站在红色的屋顶,看着屋顶下石板街上稀疏的月光。

什么都没有。

艾吉奥转过身,看见哥哥气喘吁吁的站在他的身后。

“看来你没有我想的那么慢嘛!”弗德里克走上前,拍着弟弟的肩膀,“你从我身边跑过去的时候,快的像闪电。”

艾吉奥无力地笑了笑,丝毫没有想象的喜悦。

弗德里克似乎看出了什么,并没有说话,转身向教堂的塔楼跑去。艾吉奥沉默的跟在后面,他莫名的感到失望。

艾吉奥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爬上塔楼的,又是怎样的站在高高的塔顶俯瞰着佛罗伦萨。

他再次想起了那个白色的身影。

你是谁?

他回忆着梦里,双手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,他的内心意外的平静,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,他一跃而下,像一只雄鹰。

 

无论你是谁,你在哪里,我终究会找到你。

日常摸鱼
不知道如何发两张图
下周更文
有人评论我就放自己画的米英(不要嫌弃 (′~`;))

米英 我还是不知道取什么名字

*ooc预警,极度困的情况下写出来的东西,可能ooc

*肯定要修改第二遍,请小天使们留言评价,我才好修正

*介绍了世界观

*为自己加油

*高一学生狗,要分班了,内容较少,一千字多一点点吧,感觉小学生文笔
前一章的连接链

http://damoguyanzhangheluori.lofter.com/post/1d5adabe_ca60fa8   

下面可以食用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一章

进入镇子,眼前是一排排风格相近的,整齐的白房子,点点积雪落在屋顶和黑色的碎石铺成的路上,踩着略有一点滑滑的,路边整整齐齐的种着一排叫不出名的绿色灌木。中间是生着苔的青石板,宽宽的一条,似乎是留给马车的道。镇子里的居民悠闲地行走在街道边,不知为何,亚瑟总感觉有点怪怪的。

阿尔弗雷德拉着亚瑟熟练地穿梭在各个小巷之中,眼前四周的景物迅速变换,很快他们就到了一栋独立的白房子面前,房子前面带着不大的小花园,里面的杂草疯长,几乎齐腰高,但花园门口,却有一条青石小道。

阿尔停了下来,笑嘻嘻的说:“这是猎人分配的住处,据说是很久以前的一位意外的发现了这个在结界里的镇子,然后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弄了套房子,他死了,房子就被组织收走了,荒废的有点久……我和白毛熊粗略的理了一下,将就着用吧。”

未等亚瑟回答,阿尔就迅速拉着朝他走进屋内。阿尔掏出一把古旧的钥匙,打开门,侧身,做出请的动作。

亚瑟楞了一下,莫名的觉得好笑,他拉了拉围巾走了进去。

侧身的一瞬间,他听见阿尔小声的说:“有人监视。”

阿尔进来的时候把门锁死,把窗帘拉的严严实实,拉开一张红木的雕花椅子,然后瘫坐上面,戳了戳了自己的眼镜,问道:“亚瑟,你那边有新情报吗?”

“这次组织让我带了点东西,看来这次任务不简单。”亚瑟正色道,他把手中的箱子放到阿尔面前的黑色的实木的桌子上,输入了一串长长的密码,然后打开了箱子。

箱子里面只装了一本封泛黄的书,书封面的边缘有着被火熏过的焦黑痕迹,阿尔站了起来,惊讶的翻着这本泛黄的书,这本书的内页已经残损,但还是能看出这书里写的东西。

“我从未见过如此奇怪的月亮,它的颜色……青蓝……有……黑色……”阿尔照这书里的内容念了出来,抬头望了一眼亚瑟,“这,是那次改变之前的资料?”

“没错,这些事你在猎人的学校里也是了解了一部分,现在你有权利了解更多的消息。”亚瑟合上箱子,扣上锁。

“就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,应该是当时人发现了月亮的异样,经过不断的观察,最终发现除了我们生存的世界之外,还存在另一个世界,就称其为‘异世界’吧,这个世界不知从何来,为何出现,也不知道有没有生命,而且也无法靠近。正当人们研究着这个异世界时,一件事发生了。”

“异世界,与我们的世界相撞了。”
    “然后,一切,就不同了。不只是地理环境的变化,你也清楚,无论是像你和伊万这样被命名为‘猎人’的能力者,还是像我这样的魔法师,都是这次碰撞后的产物。”
    “猎人组织的建立不只是为了驱除鬼物和妖怪,这个组织也同时探求着真相以及碰撞前后消失的历史。”

“这个镇,被结界包裹,有如此离奇的出现在这个偏远的雪原,猎人又从这里找到关于真相的书籍,组织重视这个地方,也很正常。”

“怪不得……”阿尔重新做回椅子,若有所思。

亚瑟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向阿尔问道:“不打算向我介绍一下你的同期生,伊万·布拉金斯基吗?”





米英 我也不知道取什么标题

*ooc预警,慎入,本人不常混米英圈,所以人物性格会有(强烈)偏差吧!

*欢迎各位指正,(反正这个也是二次重修版),我进行经行修改

*会带有(后面)露中

*梦中脑洞,私设有,魔法师英x未知米



*下面可以开始食用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引子

纷纷扬扬鹅毛般的白雪从天空飘落,森林的尽头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原。只听的铃铛叮当作响,一辆老旧的马车带着嘎吱嘎吱的声响从森林里缓缓驶出。

马车在雪原上留下两道明显的车辙,朝着雪原驶去,不知过了多久,只觉四目所及,尽是一片单调枯燥的雪白。像是突然间出现的,眼前突然出现一块破旧的石碑,石碑的一半已被积雪埋没,上面刻着鲜红色不知名的文字,如鲜血般醒目,像是警告这来人。

马车停在石碑前几十米的地方。

车夫从马车上下来,拉开车帘,说道:“先生,这是能走到的最远的地方了。剩下的路,只有您自己走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只见一位围着米字围巾的男人,提着不大的黑色旅行箱从车上走下来。男人有着一头如阳光般的金色的短发,额前是一对异于常人的粗眉毛,一双祖母绿的眸让他的脸显得莫名的帅气。

他递给车夫一个黑色的小袋子,听着马车的嘎吱声消失在风雪中,然后转身向石碑走去。

风卷白雪,吹得远方朦朦胧胧,放眼望去,尽是模模糊糊的一片,那石碑似乎也要被掩埋在风雪里了。风,渐渐的大了起来,带着呼啸之声,凛冽的像是钢刀,但这一切似乎对男人并无太带影响,不知为何,他黑色的衣角只是轻微的摇晃,似乎没有任何的风雪吹过他的身周。

男人走的并不吃力,他轻松的走过没过膝盖的厚厚积雪。

很快,男人走过石碑,他惊讶的发现,天气变得迥然不同。

柔和的微风裹着青草的香味迎面吹来,一点点淡白的小雪附在草叶之上,一条冒着水汽的河流蜿蜒曲折,温和的阳光驱散了雪的寒意。

“结界么?”

男人皱了皱眉,并未再向前走去,他在石碑旁伫立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似的。

男人转过身,看着背后广袤无垠的雪原,若有所思的抚摸着石碑,指尖传来冰冷而又粗糙的触感,正当他打算细细描摹石碑的纹路时,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。

“亚瑟!”

他转过头去,只见一人从远处跑来,朝着他猛挥手,来人也拥有一头如阳光般的金色短发,蓝色的双眸里似乎含有星辰大海,虽是带着眼镜,却一点都不文静,反而给人一种活力四射的感觉。

“阿尔!”

亚瑟的声音闷在围巾里,但盖不住其中的喜悦之情。

“亚瑟!你终于来了!在看什么呢!本hero等了好久!这里的生活真是太无聊了!没有电脑,没有手机,就连hero心爱的憨八嘎都没有!”

阿尔如连珠炮般吐出一大段话,紧接着又给了亚瑟一个大大的熊抱。

“hero真是太想你啦!这的生活真是太无聊了!”

推开紧紧黏在身上的阿尔,亚瑟的脸上出现了不明显的淡淡红晕,他拉了拉围巾,低声说道:“阿尔,现在情况怎么样!”

“这个吗……”阿尔推了推眼镜,然后耸耸肩,正色道“我和白毛熊都不是特别清楚,毕竟我和他才到不久,不过……我在这里并没有感应到太强烈的鬼气,但每晚都会有奇怪钟声响起……然后是……这个不知道什么人布下的结界……隔绝了外界,所以这里并不能使用电子产品,这也倒是很奇怪呢……”

“奇怪的钟声……和未知的结界吗……”亚瑟低下头,像是在想着什么。

“哎,这种事情,留到后面再想啦!白毛熊已经去打探情况啦!你现在先和我去镇里看看吧!”阿尔一把拉起亚瑟的手,带着亚瑟向前走去“hero可是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哦!”

“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