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盛的锦尾猫-铁

米英 我也不知道取什么标题

*ooc预警,慎入,本人不常混米英圈,所以人物性格会有(强烈)偏差吧!

*欢迎各位指正,(反正这个也是二次重修版),我进行经行修改

*会带有(后面)露中

*梦中脑洞,私设有,魔法师英x未知米



*下面可以开始食用了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引子

纷纷扬扬鹅毛般的白雪从天空飘落,森林的尽头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原。只听的铃铛叮当作响,一辆老旧的马车带着嘎吱嘎吱的声响从森林里缓缓驶出。

马车在雪原上留下两道明显的车辙,朝着雪原驶去,不知过了多久,只觉四目所及,尽是一片单调枯燥的雪白。像是突然间出现的,眼前突然出现一块破旧的石碑,石碑的一半已被积雪埋没,上面刻着鲜红色不知名的文字,如鲜血般醒目,像是警告这来人。

马车停在石碑前几十米的地方。

车夫从马车上下来,拉开车帘,说道:“先生,这是能走到的最远的地方了。剩下的路,只有您自己走了。”

“好。”

只见一位围着米字围巾的男人,提着不大的黑色旅行箱从车上走下来。男人有着一头如阳光般的金色的短发,额前是一对异于常人的粗眉毛,一双祖母绿的眸让他的脸显得莫名的帅气。

他递给车夫一个黑色的小袋子,听着马车的嘎吱声消失在风雪中,然后转身向石碑走去。

风卷白雪,吹得远方朦朦胧胧,放眼望去,尽是模模糊糊的一片,那石碑似乎也要被掩埋在风雪里了。风,渐渐的大了起来,带着呼啸之声,凛冽的像是钢刀,但这一切似乎对男人并无太带影响,不知为何,他黑色的衣角只是轻微的摇晃,似乎没有任何的风雪吹过他的身周。

男人走的并不吃力,他轻松的走过没过膝盖的厚厚积雪。

很快,男人走过石碑,他惊讶的发现,天气变得迥然不同。

柔和的微风裹着青草的香味迎面吹来,一点点淡白的小雪附在草叶之上,一条冒着水汽的河流蜿蜒曲折,温和的阳光驱散了雪的寒意。

“结界么?”

男人皱了皱眉,并未再向前走去,他在石碑旁伫立,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似的。

男人转过身,看着背后广袤无垠的雪原,若有所思的抚摸着石碑,指尖传来冰冷而又粗糙的触感,正当他打算细细描摹石碑的纹路时,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。

“亚瑟!”

他转过头去,只见一人从远处跑来,朝着他猛挥手,来人也拥有一头如阳光般的金色短发,蓝色的双眸里似乎含有星辰大海,虽是带着眼镜,却一点都不文静,反而给人一种活力四射的感觉。

“阿尔!”

亚瑟的声音闷在围巾里,但盖不住其中的喜悦之情。

“亚瑟!你终于来了!在看什么呢!本hero等了好久!这里的生活真是太无聊了!没有电脑,没有手机,就连hero心爱的憨八嘎都没有!”

阿尔如连珠炮般吐出一大段话,紧接着又给了亚瑟一个大大的熊抱。

“hero真是太想你啦!这的生活真是太无聊了!”

推开紧紧黏在身上的阿尔,亚瑟的脸上出现了不明显的淡淡红晕,他拉了拉围巾,低声说道:“阿尔,现在情况怎么样!”

“这个吗……”阿尔推了推眼镜,然后耸耸肩,正色道“我和白毛熊都不是特别清楚,毕竟我和他才到不久,不过……我在这里并没有感应到太强烈的鬼气,但每晚都会有奇怪钟声响起……然后是……这个不知道什么人布下的结界……隔绝了外界,所以这里并不能使用电子产品,这也倒是很奇怪呢……”

“奇怪的钟声……和未知的结界吗……”亚瑟低下头,像是在想着什么。

“哎,这种事情,留到后面再想啦!白毛熊已经去打探情况啦!你现在先和我去镇里看看吧!”阿尔一把拉起亚瑟的手,带着亚瑟向前走去“hero可是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哦!”

“诶!”




评论

热度(1)